再前行约两公里
2020-05-05 00:4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佛山一环北沿线旁的一处树林里,沿着小道往里走大约30米,会看到连成片的窝棚,分散在多个池塘旁边。

附近居民陈先生告诉记者,这一带的黑猪场已经断断续续经营十多年了。“两三天就能搭好棚,成本低,就算被拆了也没什么损失,很快就会死灰复燃。”他说,近些年不断有外省的农民来这里养猪。

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问题难解决,最主要原因是违法成本低,“拆了猪棚,大不了再建回来,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

根据老板指引,记者在不远处又看到一家养猪场,远远望去,见猪圈旁有一个小水泥池和小火炉,老板正在水泥池中做猪食。记者走近观察,见老板正在煮的猪食,竟然是一只肥鹅。“这是死鹅,买来的,很便宜,猪吃了长得快,一直都是这样煮的。”老板说,活鹅太贵,死鹅是从养殖场买来的,很便宜,“(用这个养猪)比猪饲料都要便宜”。

三水西南涌是北江的分支,沿线有不少养猪场分布,其高丰村段曾是养猪场排污的黑点。距居民聚居点几百米处,记者找到一处养猪场。当时工人正给猪喂食和清洗猪圈,后面是一个小鱼塘,清洗猪圈的污水被直接排入鱼塘,作为鱼的饲料。

一位大排档服务员说,梅沙村内的饭馆基本上各家都散养了些家禽,“很多客人就是冲着走地鸡、走地鸭来的,我们不养,谁还来吃?再说了,村里也没人过来说不准养啊。”

道滘镇是东莞禁止养猪的镇街,但一些村、工业区内却存在多处违法搭建的养猪场。白鹭村的村民阿强向羊城晚报记者投诉称,村内有多个简易养猪场,猪场用地要么是向村民租用,要么就是私自占用荒地。猪农每天通过燃烧废旧轮胎来熬潲水,排放大量黑烟,猪粪直接倒进河里,整条村都臭气熏天。

佛山的生猪很大一部分要靠本地养殖,据统计,目前仅南海区内的散养户就有6000多户。记者了解到,南海的养猪户一大半是外地人,主要来自广西、湖南以及广东清远、韶关等地。在禅城区南庄镇,前几年产业结构调整,不少陶瓷企业搬迁,一些四、五十岁的村民由于缺乏工作技能,改行养猪维持生活。顺德区养猪户基本为外地人,高明和三水的养猪户则大部分是本地村民。

这名男子说,他这里是养猪的,他现在“熬制”的,是养猪用的潲水。记者注意到,猪棚的旁边是一处池塘,一半塘水已被染成白色,散发着臭味。原来,养猪所产生的猪屎等都会直接排入塘中。离这个猪棚不到30米的地方,就是珠江水道。按照相关规定,珠江水道500米以内是不能建养猪场的。

知情人透露,这里的猪都是用潲水喂的,猪的屎尿就直接排进池塘。记者注意到,一些池塘水呈黑色,甚至有一些已经干涸。

一直以来,南海区相关部门对违法养猪场进行清拆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但清拆没多久,不少养殖户又会重新搭建窝棚,非法养猪死灰复燃之势一直得不到很好的解决。

毗邻居民楼的养猪场、沿河搭建的家禽散养点,这些都让东莞实现“美丽水乡”这个目标任重而道远。据了解,东莞市政府上周已经下发了开展非法畜禽养殖专项整治的工作方案——在9月30日前,水乡片的所有非法畜禽养殖场必须停止各类养殖活动、拆除相关设施并进行绿化,10月31日前完成检查验收。对未按时完成任务或者弄虚作假、瞒报谎报养殖场数量和清理进度的,给予通报批评并责令限期整改。对整治过程中存在包庇纵容非法养殖等违法违规行为的领导干部,由市、镇监察部门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并按相关规定给予相应处分,严查严处非法养殖户的“保护伞”。

4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南海里水泌冲村。在长青墓园西侧,是一条长长的堤坝,旁边就是珠江水道。记者沿着堤坝行进了差不多一公里,看到为数不多的养鸡和养牛棚。再前行约两公里,记者来到丰岗大桥下一处像垃圾场的地块,看到小五金加工厂、垃圾回收站都聚集在此。再往前走,一股恶臭迎面袭来,一个面积约三四十平方米的简易工棚外,一男子正在一个巨大的锅炉内煮动物的内脏,稍微走近些,空气中的味道令人作呕。

前段时间被本报曝光的广佛交界处的一些非法养猪场又有死灰复燃之势!4月底5月初,羊城晚报记者回访这些养猪场后发现,部分之前被拆的猪棚又悄无声息地搭建了起来。

洪梅镇梅沙村河涌纵横,沿河建有不少饭馆,每家都用铁丝网、石棉瓦、木板等围地圈养家禽。记者在一家“银湖大排档”外看到,家禽散养场面积达两、三百平方米,里面有一百多只鸡、鸭、鹅等家禽。

记者进入养猪场,猪农老魏说,这里一共有七、八户养猪的,都来自广东河源,在此养猪已多年。“基本都是夫妻档,养的猪都是卖给附近的杀猪佬,每斤7块8毛钱。”

5月2日中午,记者到此前本报曝光的广和大桥一带调查,尽管相关部门已将这里的养猪场全面拆除,但记者看到,大部分猪棚仍然在养猪。

记者随后走访道滘镇蔡白第一工业区发现,养猪场竟然还“入侵”了居民区。走近加宇机械有限公司,南风刮来,满是猪粪的臭味。工厂后面是一个长满绿色浮萍的小水塘,塘边搭建着一排简易木棚,一个灰白色的烟囱树立在木棚中间,正往外冒着黑烟,与木棚仅一墙之隔的是一栋七层高的居民楼,从阳台上晾晒的衣物看,楼里有不少住户。

在阿强的指引下,记者在白鹭村靠港口大道一侧的菜地里,看到了一家养猪场。猪棚由竹材和木板简易搭建而成,周边堆放着旧轮胎、砖块等各种垃圾,装着潲水的塑料桶放在猪场入口,一口黑色的大铁锅架在棚子外。离该猪场尚有十几米,记者就闻到了一股恶臭。阿强说:“正午或是傍晚再来看,废旧轮胎烧火熬潲水,会冒出大量黑烟,那种气味更刺鼻。”

该养猪场往前50米处,是北江分支西南涌。养猪场旁有一处养牛场,养牛场老板说:“我以前就在这养猪,这两年行情不好,就改养牛了。我们洗牛圈猪圈的水都是抽的地下水,洗完就直接排到西南涌,没人管。不排河涌我们排哪里去?”养牛场老板还说,抽上来的地下水是30米深的,但他是不敢喝的,“这个水就不要喝了,猪屎猪尿都往里面排的。”

记者以火腿肠公司采购员工的身份,询问老板是否有猪卖,老板说:“卖,大猪6元(一斤),小猪7元(一斤),你要多少?”记者称要很多,并询问有无死猪卖。老板称,“都卖了,你早点来就有。”对于这些死猪的用途,老板透露,“都卖去做香肠了,10元一只,死猪不怕的。”老板指着远处一辆摩托车说:“那边有一头快死的猪,你要不要,10元卖给你。”记者走过去,果然看到一头约30斤重的小猪正躺在摩托车旁,艰难地喘着气,口中不停地发出“哼、哼”声。

“家禽都是餐馆自己饲养的,供客人挑选食用。”家住附近的黎先生告诉记者,“这些鸡、鸭、鹅是特色菜,富了开餐馆的人,却搞坏了我们村的环境。以前河涌里的水很干净,小孩子能下水游泳,可自从开了这些饭馆后,家禽粪便、餐馆厨房垃圾有时候直接排进河里。天气稍热时,不但养殖场很臭,而且蚊虫特别多。”

阿强指着田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说,以前当地菜农都是从此处挑水浇菜,如今河水早已被养猪场排出来的猪粪等垃圾给污染了,菜农只能到别处挑水。“这些猪场存在十几年了,村民向镇和市投诉过很多次,但一直都没解决。”

附近有居民告诉记者,这里原本有不少猪棚,后来政府采取行动拆除了不少,记者所见的这家是没过多久又搬回来的。“我们当然有意见了,污染环境不说,还整天搞得臭烘烘的。”

“以前的村委书记已经让这些养猪场拆除过两次,但由于容易搭建,又死灰复燃了。”白鹭村有关负责人表示,村里大概有90户人养猪,村委正努力对养猪场进行拆除和搬迁,今年年底要拆除全部非法养猪场。

更夸张的是,在佛山三水,记者发现,有的猪场竟用死鹅做猪饲料。一些不明死因的病死猪甚至会被不法养殖户以10元一只的价格,卖给别人做香肠。

“这些(木棚)都是养猪场,不知情的人根本看不出来。”刘先生在蔡白工业区经营五金厂已经五、六年了,“我开厂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在养猪了。那些人除了养猪,还收垃圾、废品,猪粪直接排到水塘,把这一带搞得臭烘烘的。现在这个工业区的东、南、北面都有零散的养猪场,无论是我们这些做生意的还是本地居民,都苦不堪言。等今年合同到期,我打算把工厂搬到其它地方去。”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hen986.cn湖南省冷水江市抗丛曝贸易有限公司 - www.chen986.cn版权所有